我常說攝影是帶著情感拍攝
照片中隱約透露出孤寂

這張照片是在夢時代的摩天倫旁拍的
只是一旁的路燈
但當時的我什麼也不想要、什麼也不想思考
就只想靜靜的

越接近特別的日子
就越想起許先生
我知道這樣很不好
但還是會忍不住想起、回憶起
且日益強烈

似乎是一個局限
愛小莎住台南、許先生在高雄
交往時期我們常兩地來回跑
現在分手了
總覺得高雄是他的勢力範圍
與友人在高雄時心情會很悶
就很怕會遇見他
而他的女朋友是台北人
上禮拜與友人上台北
其實心中也是很不安
很怕遇見
卻也故做看球賽的興奮感
〈那我的勢力範圍在哪裡?〉

上次與他通話
他說20號要來找我
看來是不會了吧
連通電話都沒有
不過這樣....也好吧

其實
很多時候會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人
如果我說「分手後還會不會是好朋友?」
不知道會得到什麼答案?
或許.....正反面都有吧!

「分手後還是好朋友」
這句話出自於他口中
但是他不曾主動打電話給我
哈哈....這很正常吧
因為他都有女朋友了
是我....顧慮太多、想太多吧.....

還記得2個月之前時而與他連絡
是的,是我與他連絡
是忍不住的想他而打電話
不知道是哪一次的溝通中
我說道「我們的關係就到這裡,和你繼續連絡下去有點奇怪」
其實當時在電話中會提起很多有關他新女友的事情
真的很難過
所以我如此對他說
但卻回我「你這樣,不就是要讓我少一個好朋友嗎?」

但是
好朋友會主動聯絡對方
好朋友會很關心彼此
好朋友不會讓對方的感覺很傷

在這幾個月中有一些事情
到現在都一直保留
我也不想提起
不愉快的事就讓他過去
就算很多人說我很傻
我也寧願選擇忘記
心中保留最原始的美,就好

最近常憶起從前
總要掰理由出門約會
每天總要聊1個小時電話
我們有很多話題可以聊,每天重複的關心都不累
手牽手吃我們最愛的來點子,節日都在那裡度過
行程總是由我想、由他安排
騎車前會俏皮的站著讓他替我戴安全帽
他對我很大很大的體貼
就像小孩子般的玩鬧,很愛揍他
拍照時他會是最好的助手
很多事情總是第1個與我分享

就算走過的路沒有了痕跡
但每凡走過必有感傷
相機捕捉下來的
是最好的紀念

回憶總是退不掉
照片總是如此清晰
似乎在嘲笑我現至仍是孤伶伶一人
強迫我思念不斷,一輪接著一輪

5/21是愛小莎的生日
但相對的好多感傷
就像之前的生日有他賠
不用慶祝只要有他就很快樂
但今年
我覺得自己好孤單
〈打到這裡哭哭了啦!嗚...〉

隱藏了好久
終於說出20號他要來找我
結果...沒有
哈!沒關係
沒有也好
不然會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

但現在
卻很期待他給我的生日簡訊
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生日
很想收到
但又怕收到了會很難過
哈哈...真的好矛盾

給我的好朋友們

當你們看到這篇文章
或許又會很想罵我了吧!
哈哈......
就像上文所說的
分手後一些事情
你們沒說還真的不記得了
但就想照著內心的感覺走
保留最真的美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
就算再怎麼喜歡對方
也會拱手讓人的
最後獨自在一旁
就算他對我們是冷漠的
我們也會送上熱熱的祝福

我知道自己很差勁、很懦弱
但傷痛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撫平
失戀半年對你們來說很長,早就要好轉
但對我來說時間還不夠,仍難過著

雖然你們不知道Y先生是誰
卻也鼓勵要多往Y先生看不要再回頭
謝謝你們
雖然和Y先生在未來真的不可能
單純的只是好朋友
不過你們給的關心
真的好感動

上禮拜上台北時
在MP4聽到一首歌
對我而言真的好貼切
歌詞的每一個字真實的符合我
是當時上台北害怕看到許先生的心情

街角的祝福

多少個秋 多少個冬
我幾乎快要被治癒好
但還是會只因為一個重覆的話題 就無心自擾
也曾想過 若真遇見 我們應該如何是好
我想我還是會站在某一個街角 不讓你看到

只因為我不想打擾 只因為怕你解釋不了
只因為現在你的眼睛裡 她比我還重要

我只好假裝我看不到 看不到你和她在對街擁抱
你的快樂 我可以感受得到
這樣的見面方式對誰都好

我只好假裝我聽不到 聽不到別人口中的她好不好
再不想問 也不想被通知到
反正你的世界我管不了

若不想問 若不想被通知到
就把祝福 留在街角

這個問題重複想過很多遍
如果遇見了怎麼辦?
會選擇笑容面對?
亦或是當空氣般的穿視默默走過?

    全站熱搜

    alise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